百盈PK10

                                                  来源:百盈PK10
                                                  发稿时间:2020-06-01 20:44:21

                                                  “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这是古罗马的一句法谚,国际法学家们从这一概念中引申出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是指国家的行为及其财产不受他国管辖。实践中,国家主权豁免主要表现在司法豁免方面,即一国国内法院非经外国同意,不得受理以外国国家为被告的诉讼,因此主权豁免又经常被称为国家的司法豁免权。

                                                  二战后《联合国宪章》确认了国际法基本原则是国家主权独立、平等的原则,规定“本组织系基于各会员国主权平等之原则”,而且该原则是联合国及其会员国应遵循的基本原则的第一条。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国也是受害者。为抗击疫情,中国政府和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承担了重大牺牲。对受害者发起‘追责’‘索赔’的诬告滥诉,于实不符、于理不通、于法不容。”黄惠康说。

                                                  黄惠康认为,美国政府在因抗疫不力、备受诟病之时,使出“甩锅”推责的惯用伎俩,支持和怂恿针对中国的诬告滥诉。此举有违公平正义,与国际法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禁止反言”的法律原则格格不入。

                                                  美国第一个使用ANTIFA这个名称的组织来自俄勒冈州,成立于2007年。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与ANTIFA有关的反法西斯组织在美活动更加频繁,知名度提高。ANTIFA成员通常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强烈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民族主义、反移民和反穆斯林政策。

                                                  诬告滥诉:违反国际法的主权豁免原则

                                                  柳华文认为,贸然地认定病毒起源及其地理位置是不科学的。中国首先报告疫情,最早拉响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警报,在探索未知的疫情风险方面走在前面,不应被污名。

                                                  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抢占座位的,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行人不按照交通信号通行,乱穿马路,翻越交通护栏的,可依据《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处10元罚款;以谩骂、起哄等不文明方式扰乱文化、体育等大型群众性活动秩序的,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以刻画、涂污或者其他方式损坏文物古迹、旅游设施的,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等。

                                                  《条例》重点包括五大方面内容,明确了文明行为的边界。《条例》通过规定文明行为的定义,将文明行为聚焦在公共领域的涉他行为;规定了正面倡导的九个领域文明行为,以及重点治理的六个领域不文明行为,条例除提出爱党爱国、爱首都、践行“四德”、倡导美德的总体要求外,规定了公共卫生、公共场所秩序、交通安全秩序、社区和谐、文明旅游、文明观赏、网络文明、医疗秩序、绿色环保生活等九个领域的具体行为规范。针对与首都城市形象不相符、群众反映强烈、亟须治理的问题,条例对公共卫生、公共场所秩序、交通出行、社区生活、旅游、网络电信等六个领域的不文明行为提出重点治理要求;同时还对疫情相关的文明行为要求进行了规定并构建了本市文明行为促进和保障的制度体系。

                                                  文明行为与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城市特色。今天起《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开始实施。《条例》全文共六章六十三条,在治理随地吐痰、便溺,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的同时,患流感戴口罩、“一米线”、公筷公勺和分餐制等一系列疫情防控中的好做法、好习惯均被纳入《条例》,以法律“硬制度”促进市民文明习惯“软着陆”。